热门分类
徽章样式
其他产品

勾起历史记忆的千枚徽章2

徽章无贵贱
都是一个记忆
其实对许振宁来说,这一千多枚徽章值不了什么钱,他更多的花费是在邮票等东西的收藏上,最值钱的东西也是那些。
“收集徽章不是为收藏,这不像纪念币,也不像邮票,由于不是只有官方才能做,式样、数量太多,不可能都收藏到,但每一枚都是一个特殊的记忆。”许振宁说。 在他的徽章里,并没有太多很珍贵的,有军功章,也有纪念章,有几十年前的,也有最新的,“不管啥时候的,不管什么章,做出来就为了纪念,这个就是徽章的珍 贵之处。”
在一堆徽章里,几枚济南第三十四中学的徽章显得有些简单、朴素。“很快就要退休了,这两个章一个是学生的,一个是老师的,也算给退休以后的自己留个纪念。”许振宁略有些伤感地说道。
两枚日军侵华徽章
老许最珍惜
与大多数徽章都别在手帕上不同,两枚看上去陈旧又有些沉甸甸的徽章,被许振宁单独装在了一个塑料袋里,这是十多年前,他从朋友那儿连换带买得来的,“这都是日本侵华时,日军制作的,都是证据。”
许振宁说,在他的徽章里,关于日军侵华的并不多,这是仅有的日军为纪念他们的侵略行为而制作的。较大的一枚上写着“支那事变记念,昭和十二年”,另一枚较小的是一元面值的“昭和十二年征支纪念币”。
“这都是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制作的。”看着徽章上掠过长城的日军飞机,手持刺刀的侵华日本兵,许振宁对记者介绍着。“其实这些徽章里边都有故事,看 着一千多个徽章不算多,但想想这里边是一千多个故事,就有价值了。”许振宁说,现在上班顾不上,等退休了,他要细细地挖掘这些徽章背后的故事。

 

邮箱:jmlapelpins@163.com
电话:13621541970